手机pk10计划软件下载|北京pk10计划(专业版)
法制網首頁>>
要聞>>
《法制日報》調查“中澳控股集團案件”系列報道之二
中澳集團資產僅2.16億 遠不能清償30多億債務
發布時間:2019-04-04 18:27 星期四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法制網記者 姜東良 徐鵬

縱觀中澳集團案件,法院指定管理人繞過選拔程序是否違法?法院對中澳集團宣告破產清算有何依據?中澳集團的資產到底有多少?3000畝工業用地是否“賤賣”?

對于這些問題,慶云縣人民法院方面表示,指定山東華信產權流動破產清算事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山東華信)作為管理人合法合規,宣告破產清算也是在重整不能、并征詢各債權人意見決定停產的基礎上作出的。

管理人方面介紹,重整階段雖然盡力挽救中澳集團,但是沒有一家企業愿意進行合作。同時,中澳集團的資產經過權威機構評估,在破產清算狀態下僅為2.16億元,遠不能清償30.82億元的債務。

慶云縣法院依法指定管理人

2017年6月7日,慶云縣法院依法裁定受理中澳集團重整一案,并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企業破產案件指定管理人的規定》,指定山東華信作為管理人。

慶云縣人民法院院長牛慶華介紹,受理企業破產案件的人民法院指定管理人,一般應從本地管理人名冊中指定,但是,本案是慶云縣法院受理的第一例重整案,加上企業賬目缺失,債務人不配合,利害關系突出、法律關系復雜、對本區域有重大影響,我們決定從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編制的管理人名冊列明的其他地區管理人中指定管理人。

“山東華信是全省專職從事管理人業務的中介機構,具有一級管理人執業資質,是全省成立時間最早、案件承辦數量最多、承辦類型最全面的機構管理人之一。”省法學會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破產從業人士說。

山東華信董事長提瑞婷告訴記者,在2019年山東省兩會期間,山東高院的工作報告中涉及的5個重整案件中,三個由山東華信擔任聯合管理人,其重整工作中得到了受案法院及各方利益主體的認可與肯定,其中青島造船廠有限公司重整案和青島揚帆船舶制造有限公司重整案是2019年全國兩會最高人民法院工作報告中提到的重整案例,該案的審判模式與管理方式,被提名為山東省改革開放四十年經典案例之一。

采訪中,慶云縣金融業發展中心主任呂建平告訴記者,像中澳集團這樣以隱匿銷毀賬目的方式惡意逃廢債務的企業全國罕見。

“中澳集團的金融危機是慶云縣首次遇到的特別復雜、特別困難、特別緊迫的金融風險防控化解工作,縣里成立了專門的工作小組,多次與張洪波協商,建議采取招商合作方式,化解金融風險。曾有意向合作方北京首農集團多次前來考察,并推薦了北京國資委認可的一家會計師事務所對中澳集團進行盡職調查,因中澳集團賬目缺失,負責人不情愿提供可供清產核資的真實依據,審計半途而廢,招商合作以失敗告終。”慶云縣人民政府副縣長殷金明說。

山東華信董事長提瑞婷坦陳,這種狀況下啟動重整程序,開展工作的壓力很大,但這是債權人權益止損的最好辦法。

“債務人對管理人的質疑,實際上是對債權人啟動重整程序的質疑。管理人只是依法履行了破產法賦予管理人主導破產程序的職責,作為破產程序中中立的專業機構,管理人平等保護各利害關系方的合法權益。”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人民大學破產法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書長、北京市破產法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徐陽光說。

重整解困盡力挽救企業

采訪中,記者了解到,中澳集團作為一家勞動密集型企業,擁有員工1000人以上,而“公司+農場+農戶”的訂單養殖模式,在企業出現經營困難后,已經顯現出了集體式恐慌,職工、鴨農多次聚集,鴨農要求退還押金,處理稍有不當,就會演變成群體性事件。正因為此,重整程序中職工勞動債權的清償、264家鴨農的保證金退還,共計2900余萬元,由縣政府平臺先予墊付清償。

“在企業重整階段,應管理人的委托,慶云縣政府一方面派出工作組幫扶企業,保護繼續經營,維護市場銷售渠道,穩定職工勞動關系、上下游產業鏈上的供需關系保護職工與鴨農利益,遏制可能導致的社會穩定風險。”殷金明說,另一方面,尋求引入戰略投資者,注入資金,盡快恢復生產能力,優化組合有效資源,避免資產因長期閑置、造成價值貶損過大、資源配置不能的巨大浪費。

據時任慶云縣經濟合作局局長張志博介紹,縣里成立了三支專業招商隊伍,到北京、江西、黑龍江、湖北等地拜訪業內知名企業,多次邀請了北京首農、北大荒等企業到慶云實地考察,洽談合作,但皆因企業負債過高、賬目缺失,合作無果而終。

“為幫助中澳集團解困,慶云縣負責人多次帶團來接洽合作事宜,我們也應慶云縣委、縣政府邀請,多次到中澳集團現場考察,但是,最終我們認為,企業沒有賬冊,資產債務邊界不清晰,像我們這種國企參與投資風險太大。”北京首農集團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負責人在接受采訪時說,同時,“也據我們了解,中澳集團的實際生產規模在同行業中并不大。”

提瑞婷介紹,中澳集團重整,既是基于企業產業基礎的重振發展需要,更是堅決守住區域金融風險與穩定風險底線的現實考慮。

債權人會議決議停產 法院宣告破產清算

“因沒有賬冊可供審計,我們只能采取盡職調查實地盤點的辦法,對企業的實物資產進行評估。通過向全國公開發函方式,從具備資質的6家機構中選取中企華資產評估有限公司作為中澳集團及關聯企業的評估機構。”提瑞婷說。

管理人給記者發來了一份由中企華資產評估有限公司出具的《中澳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等18家公司合并重整涉及的資產清算價值評估咨詢報告》。“我們根據管理人提供的資產清單,對資產清單范圍內的資產履行了現場盤點、勘察、調查、收集資料、評定估算、撰寫報告、內部審核等評估程序,最后出具報告。”中企華資產評估有限公司有關負責人說。

記者了解到,對中澳集團及納入合并重整的17家關聯企業在持續經營狀態下的資產評估值為5.6億元(包括3183畝土地,房屋建筑物、設備和存貨);在破產清算狀態下固定資產的評估值僅為2.16億元,顯然無法清償全部債務30.82億元。

提瑞婷介紹,為維護好債權人的合法權益,管理人經法院批準,仍積極制作招募公告,自2017年8月28日起同時在中國肉類協會官網、中國清算網、破產資產網等網站和相關微信群內發布。管理人經與北京首農、中糧、江西煌上煌、無棣智誠、山東和美和山東全緯六家意向人進行接洽,截止到2018年5月23日重整期滿,并未有重組意向人交納保證金。

“管理人除在合并重整聽證、評估機構確定階段召開債委會專題會議外,還在 2017年9 月21日組織召開第一次債權人全體會議,之后多次向債委會匯報重整工作的難點問題與解決方案,接受債權人的指導與監督,同時發揮債權人對企業了解多、聯系廣的優勢,爭取債權人更多的理解支持。”慶云縣法院副院長、本案審判員胡衛華介紹,管理人于2017年12月7日6個月重整期滿前,向法院申請延期批準后,又按照合并破產裁定時間,再次申請延至2018年5月23日提交重整計劃草案,法院仍支持其最后的重生努力機會。

“管理人是困境企業的醫生,盡管艱難維續了14個月的經營,我們確實不想放棄救治中澳集團的最后機會。” 提瑞婷說。

為正確反映重整以來持續生產經營的真實情況,管理人委托新聯誼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對以關聯企業圣海、百盛、奧美3家公司為主的生產板塊進行審計,審計報告顯示:在欠付設備融資租賃費5600萬元(每月400萬元,共14個月),不支付財務費用、不計提折舊前提下,經營虧損684萬元,持續經營意味著持續虧損。債權人由此決議停產。慶云縣人民法院于2018年8月31日宣告其破產清算。

“企業重整成功一般需具備三個條件:優質的重整企業資源、強烈的重整意愿、可控的重整風險。”提瑞婷說,“管理人很難做商業判斷,只能通過搭建公開、公平的博弈平臺,讓市場發現需求、決定價格。縱觀中澳集團,30.82億元的巨額債務與持續經營狀態下僅為5.6億元、破產清算狀態下2.16億元的固定資產評估價值形成巨大的反差,不能形成重整招募意向的背后,實際是市場對中澳集團企業價值不高的檢驗說明。同時,中澳集團沒有賬冊、拒不配合的意思表達,讓重整投資人為企業債務邊界不清,而產生更多風險不可控的顧慮。”

慶云縣法院民二庭庭長、本案審判員張景溪認為,破產程序具有高效快捷處理特點,在市場沒有重整需求情況下,應及時終結重整程序,不能任由程序空轉,浪費司法資源,法院正式宣告其破產清算,是中澳集團重整不能的無奈選擇。

責任編輯:鮑靜
0
視頻推薦
相關新聞
手机pk10计划软件下载